首頁 > 社會寫真 > 姐姐的求學時代

姐姐的求學時代

日期:2019-09-07 11:36:37 來源:銅仁日報
      上世紀70年代,農村生活極其艱辛,溫飽問題一直是人們心里的傷。我的姐姐是幸運的。盡管家里窮,下肚的多是玉米紅苕,但總能勉強填飽肚子。在拼勞力搶公分的年代,父親披星戴月硬是撐起了風雨飄搖的家。姐姐則躲在父母的雙翼下,過著并不殷實的童年。

沒有鮮花和掌聲的童年,在悄無聲息中逝去,姐姐從歲月的指縫間悄悄長大。為了不讓姐姐步父母的后塵,父母咬緊牙關將她送進村小。在重男輕女盛行的年代,姐姐成了大伯大媽眼里的另類。在那幢破爛的學校里,兩個上課干活兩不誤的民辦老師成了姐姐撿拾知識的指引,在那間凹凸不平滿是灰塵的教室里,姐姐開始接觸中國的象形文字和一些簡單的數字。童年,在父母的庇護下,姐姐那繡著花朵的爛書包里裝著老師隨意布置的作業和歲月流轉的記憶。

姐姐是單純而質樸的花朵,悄無聲息地涉過青春的河流。白天,枯坐在教室,把虛無的理想層層剝離,一些漫無邊際的幻想,像午夜的煙花一閃即逝。姐姐知道,農村貧苦家庭的女兒,不該有太多的期盼,于是,她學會了打包和收藏。看著父親早出晚歸,母親勤儉節約,她逐漸懂得了分擔。無論是寒暑假,還是周末節假日,她都爭當父母的好幫手。放牛、砍柴無疑成了她的業余。幾年下來,她練就了一把好力氣,能挑能抬,一點也不遜色村里的同齡男孩,常常讓鄰里大叔大娘艷羨不已,父母也因有一個懂事的女兒而倍感驕傲。隨著年齡的增長,學業的長進,村里也不能再讀了。為了讓姐姐繼續學業,母親翻山越嶺打點關系,讓她走進了大龍附中。第一次離開父母獨立生活,每周還要自背生活所需,跋山涉水到學校,面對陌生的人群和陌生的環境,姐姐慢慢學會了堅強。對姐姐而言青春是一部奮斗史,其間的歷程有隱忍和堅毅,也有拼搏和光榮。

初中三年如白駒過隙,稍縱即逝。在人生第一個分水嶺上,在萬人擠走獨木橋的年代,姐姐徹徹底底地敗了。因為她沒有懂文化能輔導她的父母,她也沒有全身心地投入。讀書,于她而言只是一個過程,一個她認為提得起放得下的活。這次失敗她竟然心安理得,盡管如此,父母一點也不覺得意外,因為他們從來就不曾奢望她能吃上“皇糧”,能識字算數,不步他們的后塵即可。家,在父母的苦心經營下,漸漸殷實了起來,本該回鄉給父母施以援手的姐姐,看到村里同齡男孩紛紛到縣城求學,她也想在人生的第一個分水嶺再拼搏一回。就在那年七月,紅日高懸,天氣異常酷熱,金黃的稻谷搭在田埂,村里村外,響起豐收的捶打聲。母親放下繁忙的活,徒步60多公里進城打點關系,終于在三中一老師的指引下,為她找到了一張彌足珍貴的“入場券”。

秋收過后,姐姐再一次背著行囊,踏上異鄉求學的旅程。那天清晨,在父母的千叮嚀萬囑咐下緩緩上路,姐姐無心觀賞沿途的風景,腳步一直朝著學校的方向。到了學校,她第一次看到了烏江、城市,看到了山外的另一個世界,那里有高樓,有家鄉沒有的喧囂和繁華。初來乍到的她像一個找不著北的小孩,眼里充盈著驚喜、茫然和不安。她知道,沒有父母在身邊,在一個舉目無親的城市,要學會自理和堅強。于是,她漸漸學會了獨立,生活安排得有條不紊。盡管如此,面對強大的競爭對手,姐姐依舊沒有交出滿意的人生答卷。這一次,她真的認了命,背著行囊一步步從縣城回到了生她養她的故鄉。該努力的都努力了,父母也才覺得該放下的得放下。沒有了希望的日子平靜如水,她依舊和父母一道,追趕著故鄉那輪火紅的太陽。

回望姐姐的生命軌跡,生活賦予她的幾乎全是奮斗和打拼。(陳順)

關于銅仁 - 網站簡介 - 聯系方法

銅仁網站新媒體中心 技術開發

咨詢電話 :0856-6909010   

CopyRight © 2012-2019 銅仁網站

欧美区一区二区视频在线-国产欧美一区二区三区